本文简介

  • 麻省总医院和麻省其他两家医院即将开展使用法匹拉韦(FAVIPIRAVIR)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功效进行评估的临床试验
  • 麻省总医院负责该临床试验的首席研究员 Boris Juelg 医生解释了该药物的开发过程以及目前对其治疗潜力的了解

2020年4月9日,富士胶片公司宣布在麻省总医院、BWH医院和麻省大学医学院开展使用流感抗病毒药物法匹拉韦(favipiravir, 又名 Avigan)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美国II期临床试验。 中国的早期研究结果引起了人们对此药物的极大兴趣,但仍需通过随机对照试验来证明其疗效。

Boris Juelg 医生是麻省总医院传染病科的主治医生,同时也是哈佛医学院的助理教授,以及麻省总医院负责该临床试验的主要研究员。作为新成立的新型冠状病毒临床试验项目的成员,他联合主持了临床试验指导委员会,对麻省总医院临床干预试验提议进行评估。 在如下问答中,他解释了当前对于该药物的了解,以及表达了他对使用它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潜力充满信心。

问:我们如今对法匹拉韦及其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作用有何了解?

Juelg:法匹拉韦(FAVIPIRAVIR)(又名 Avigan)是由富士胶片公司子公司富山化学药品公司开发的药物。2014年,它在日本被批准作为治疗抵抗流感感染的备用药物。它可通过抑制感染细胞中的病毒复制起到抗病毒的作用,从而防止或减少病毒从一个细胞向另一个细胞传播。

该药物主要用于治疗流感,但在体外实验(即细胞培养环境中)中,对其他病毒也表现出了抗病毒活性。例如,它对埃博拉病毒也具有一定的活性。在埃博拉疫情爆发时,曾在西非测试过它的效果,但是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随机对照试验。因此,没有明确的证据可证明其效力。考虑到它的抗病毒活性,现在正在对其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效果进行测试,测试发现这种药物对这种病毒也具有活性。

问:最新的试验发现了什么?

Juelg:中国的几项临床试验中的两项已有数据。其中一项是一项小型研究,该研究中使用法匹拉韦(FAVIPIRAVIR)治疗了35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对照组中的45人则接受克力芝(一种HIV药物)进行治疗。他们检测了清除病毒的速度(PCR拭子测试转为阴性的速度),接受法匹拉韦(FAVIPIRAVIR)治疗的病人平均在四天后转为阴性,而另一组则需要11天。该结果存在明显的统计学差异。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该试验并不是完全随机的。

法匹拉韦(FAVIPIRAVIR)本身并未被除日本以外的地区或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但是,美国曾经有使用法匹拉韦(FAVIPIRAVIR)治疗流感的临床试验。总的来说,已经对超过3,000人进行过法匹拉韦(FAVIPIRAVIR)的临床试验,因此已有大量关于该药物的安全性数据。这是一个不错的起点。

问:为什么麻省总医院将这种药物优先纳入首批新型冠状病毒药物临床试验?

Juelg:至今为止,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了解还十分有限,只知道它在一开始就具有快速的病毒复制能力。然后有些病人清除了病毒,但在另一些病人中,它触发了足以恶化病情的免疫系统风暴。我们想要阻止这种病毒的复制,就像阻止流感病毒复制一样:给病人注射达菲(Tamiflu),想要清除或减少病毒的数量。

至今为止,已知的可直接针对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抗病毒药物还非常有限。瑞德西韦(Remdesivir)是一种,法匹拉韦也是一种,但是可能有效的药物总数并不多。这些药物已有安全性数据,也已显示出抗病毒活性并且可以进行临床测试。新的药物化合物也在开发中,但距离进入临床试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此外,我们也有来自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临床数据显示了其有效性。 综上所述,我们将法匹拉韦作为优先候选之一。

问:这种药物的潜在缺点或问题有哪些?

Juelg:动物实验数据表明其可能存在致畸性,这意味着药物可能会对婴儿的生长和发育产生影响,因此在临床试验中会将孕妇排除在外。但在人体试验中还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据。

我们还发现该药物能够导致血液中的尿酸升高。因此,我们需要确保病人未患有痛风,并对病人血液中的尿酸含量进行监测。同时还可能会有一些胃肠道副作用,但仅此而已。

问:麻省总医院在该药物的临床试验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Juelg:麻省共有3个试验点和3名研究员:麻省大学医学院的 Robert W. Finberg 医生、百翰妇女医院的 Lindsey Robert Baden 医生,以及我在麻省总医院。整个试验由 Finberg 博士领导,他曾与富士公司在美国合作治疗流感。因此,他们首先联系了他,并在三家医院的50名患者中开展了这项II期临床试验,对该药物进行随机测试。我们希望能在这个试验中看到和中国类似的结果。如果一切顺利,下一步将开展一个更大规模的临床试验。


Translation of "Favipiravir to Treat COVID-19: Q&A with Boris Juelg, MD, PhD," published on April 17, 2020 in Advances in Mo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