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位主要的卫生专业人士就非類固醇消炎藥(NSAIDs)(例如布洛芬ibuprofen)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发表评论
  • 麻省总医院的毒理学高级主治药剂师Bryan D. Hayes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可能服用NSAIDs, 遵循标准的服用NSAIDs的注意事项。
  • 尽管现时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可以考虑服用对乙酰氨基酚acetaminophen(例如 泰尔诺 Tylenol)和非類固醇消炎藥(NSAIDS)(例如布洛芬ibuprofen),但随着不断变化的研究进展,围绕该病毒的健康建议仍可能改变

3月17日,法国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Olivier Veran)在推文中说 ,服用非類固醇消炎藥(ISAIDs)(例如布洛芬ibuprofen)可能会使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患者的临床病情恶化。 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仍在学习新型冠状病毒和确定治疗方案。 马萨诸塞州总医院急诊医学和毒理学高级主治药剂师Bryan D. Hayes, 阐明了布洛芬等药物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风险和益处。

问:是否有证据支持法国卫生部长的说法?

海斯(Hayes):这个说法一部分基于《 柳叶刀 》(The Lancet)上的一篇最新文章, 该文章假设NSAID可以增加或上调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 我们知道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新型冠状病毒,例如SARS-CoV和SARS-CoV2(即COVID-19)是通过ACE2与其靶标结合。 ACE2存在于整个身体(包括肺)的上皮细胞中。 重要的是,这篇《 柳叶刀》的文章是对其他一些研究的看法,而不是研究论文。 并且,它专门针对的是糖尿病和高血压患者,因为ACE2的呈现在这两种病情中均增加。

3月18日,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以双重否定方式发推文说 ,他们“不建议反对使用布洛芬”。 欧洲药品管理局(相当于美国的FDA)当天发表声明说:“目前尚无科学证据证明布洛芬与新型冠状病毒恶化之间存在联系。”

截至撰写本文时,布洛芬和其他NSAIDs目前还可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 但是,包括Mass General在内的一些医院在使用这些药物时格外谨慎,建议一线医护人员评估并记录近期使用NSAIDs的情况,并避免在患者入院时开出NSAIDs处方。

问:法国比美国对这些药物的监管更为严格。如果您出现症状(发烧,咳嗽),服用布洛芬等药物是否有任何风险?

Hayes:服用布洛芬的风险在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中与在非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中相同。 NSAIDs药物包装上一般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心血管血栓,胃肠道(GI)出血,胃溃疡和穿孔的警告。 心血管疾病风险的患者因素包括之前已患有心血管疾病,全身性炎症性疾病的病史,年龄,男性,高血压,高脂血症,糖尿病和吸烟。 NSAIDs可能影响心血管风险的因素有服用时间,频率,治疗剂量以及相对于COX-1抑制环氧合酶(COX)-2的选择性程度。 对于胃肠道出血,患者方面的风险因素包括胃肠道溃疡/出血的既往史,年龄大于 60岁, 高NSAID剂量, 同时使用糖皮质激素,抗血小板药,抗凝药和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

底线是,在任何情况下,服用NSAID时,患者应该在给定的适应症里服用最低的有效剂量,也尽可能短的时间服用。 萘普生或布洛芬可能是最好是口服药物。 如患有严重心血管疾病,患者应考虑使用NSAIDs替代药物。

问:我们是否有给医疗专业人员与出现症状的患者沟通的特别建议? 对乙酰氨基酚acetaminophen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

Hayes:目前,对于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症状的患者,可以考虑使用对乙酰氨基酚acetaminophen(在世界其他地方也称为paracetamol)和NSAID(例如布洛芬)。 因为它们通过不同的机制工作,所以它们可以一起使用,也可以交替使用。

问:医护工作人员在考虑给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开处方时,还需要注意些什么?

Hayes:对乙酰氨基酚acetaminophen的剂量要记住在24小时内不应超过4,000 mg,包含其他可能含有类似成分的药品,例如氢可酮/对乙酰氨基酚hydrocodone/acetaminophen。 还有要记住的另一点是,随着研究的进展,这些信息可能会发生变化。


Translation of "The Use of NSAIDS in COVID-19 Patients: Q&A with Bryan D. Hayes, PharmD," published on March 20, 2020 in Advances in Motion.